2005年11月1日 星期二

我勒廬山深龍壩

這次放了長假,朋友找去廬山泡溫泉.

一路上駕駛打到底,回程終究疲勞湧現,幸好沒有S形駕車...

太多太多的感觸了

未來.

懷念的山形山色,雲海像瀑布一樣洩流著.

照相?

不了.我已經沒人管了(長大?!)

我可以隨我高興要拍就拍.

那個強迫的年代.

雖然還是有點影響.

如同現在有事沒事母親就會要我念我一點也不想念的經.

有時候覺得孝順是順從嗎?

可是這種強迫.

只有痛苦.無意義.浪費時間.

並不是說佛經不好.

而是認為對於我自身是沒有意義的OTZ

就這樣.

blog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