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年6月30日 星期四

世界大戰一日

所謂的世界大戰,完全的根本是難民大戰.

看完後,有笑聲,有無聲.

我呢?還好聲.

 

對於電玩完全的冷場,藉由保齡球活動競賽熱場.

疲勞後的水舞饌.貴到爆炸.

比世界大戰還世界大戰的價格.

吃著超豪華餐點,是這樣嗎?

談論著互相的搞笑過去.

惡搞再惡搞~

 

晚上的KTV見著不想見之人/

閃先.

愉快常在我心,無須面對糟糕的傢伙.

沒錯吧?!

2005年6月29日 星期三

還剩下些什麼......?

現在的我,還剩下什麼.

往往這樣一想,空白湧現.

似乎腦袋卡死住,血液停在不該停住的位置/

想逃避的惰性驅使著忘記剛剛想了些什麼,做了些什麼.

又知道了些什麼.

不管怎麼做,這些都是我的存在.

blogad